主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动态 > 新闻正文

行业动态

全球网速资费对比 中国 “合谋式垄断”致网络慢又贵

发布日期:2015-04-20 阅读次数:
    “现在很多人,到什么地方先问‘有没有Wi-Fi’,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!”李克强总理把这一“社会关切”带到了14日举行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。“不过,现在我们的流量费很贵,1G就要70元,我觉得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障碍。”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说。李克强当即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,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,“薄利多销”。
  据工信部数据,到2015年2月底,我国共有移动用户12.9亿,其中移动宽带(3G/4G)用户总数达到6.24亿户。用户数量规模庞大,网络基础相对薄弱,这两点制约着我国移动网络宽带的发展。
  从资费水平比较,可知如果仅仅比较数字,我国的电信资费并不算贵,但如果考虑所占居民收入比例,则远高于发达国家水平。据国际电信联盟2014年《衡量信息社会报告》,我国移动宽带资费,高于部分发达国家。其中,后付费手机宽带资费的相对价格在166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104位。
  网络诊断公司Open Signal有一个APP可以从用户那里获得移动网络的相关数据,用户可以对自己所用WiFi和移动网络的质量进行测试,不间断地检测用户手机使用的是何种网络,例如2G、3G或4G,然后将实时信息反馈回OpenSignal。OpenSignal日前发布一份关于4G网络质量的报告显示,欧洲、日韩等4G启动较早的国家和地区,在网速上遥遥领先。中国大陆没有出现在这份29个国家和地区的名单中(右图上)。
  以包含1G流量的套餐为例
  中国香港
  电信盈科:1G176港元(140元人民币)无限通话、短信
  CSL:1G217港元(约173元人民币)3000分钟通话
  中国移动香港:1G128港元(约100元人民币)1800分钟本地通话
  韩国
  SKT:1.1G42000韩元(约237元人民币)含180分钟语音,200条短彩信。8G流量套餐,75000韩元(约429元人民币)无限制国内语音通话和短信。
  日本
  NTTDocomo:3G流量套餐5985日元(约310元人民币),超流量后限速。
  美国
  ATT:流量、通话时间、短信均不限量,60美元(约合367元人民币)。
  T-Mobile:流量、通话时间、短信均不限量,70美元(约合428元人民币)。
  S print:流量、通话时间、短信均不限量,110美元(约合673元人民币)。
  澳大利亚
  50澳元套餐(约合240元人民币):1G流量、国内外不限时通话费。
  瑞士
  “无限”套餐:每月59瑞郎(约合380元人民币)网络、电话及短信不限量使用。
  中国
  4G“飞享”1G,420分钟,128元。
  4G套餐,1G,500分钟,136元。
  4G“乐享”1G,500分钟,129元。
  参照系
  “合谋式垄断”致网络慢又贵
  4月14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,在回应企业代表关于互联网+的建议时,李克强专门提到网费贵、网速慢的问题:“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‘有没有Wi-Fi’,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!”为此,总理敦促有关部门负责人要研究把流量费降下来,把网速提上去。之后工信部回应,立即布置相关企业落实,推动企业加大网络网站投资、降低手机流量资费,加大今年“4G建设”、“大幅提升网速”等工作推进力度。
  降网费提网速卡在哪里?直接原因是信息基础设施落后。李克强总理透露,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,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。实际上,提高网络带宽,并不缺少技术,光缆技术已经成熟并得到广泛应用。
  但中国网费贵网速慢不只有技术条件这一个制约因素,还有体制因素在制约。从表面看,中国网络经营有不同的市场主体,电信、网通、广电等完全可以展开竞争实现薄利多销,方便企业和网民。但事实上这些企业都有血缘关系,不但没有展开实质竞争,反而是通过划片经营的方式实施了合谋式垄断。在分级垄断下,大小运营商占据着“源头性资源”,缺乏服务升级的动力;在层层转售中,它们也不放过牟利契机……网络服务价高质次,体现的正是典型的垄断市场特征。此外,行政干预惯性和一些不合理政策也束缚了这些国有企业的手脚,导致市场基因难以发育。此前“三网合一”进程缓慢几近失败,原因就在于此。
  降网费提网速,既要加快信息基础设施的进程,更要打破垄断。在这方面,韩国提供了先行经验。韩国启动宽带建设时,也面临基础设施落后和垄断经营两大问题。通过打破垄断和政府加大投入并行,在全国铺设了超高速光缆信息网。网络资费随之下降导致互联网市场不断扩大,并催生出手机、大文件传输、视频传输等一系列新兴产业的繁荣。
  网费贵网速慢,卡在垄断经营没有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,卡在没有形成鼓励竞争的普遍氛围,卡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缓慢。就此而言,总理敦促降网费提网速,也是发出了互联网基础领域消除积弊、推动改革进程的强音。而今工信部已做出回应,对其后效我们拭目以待。